2017年西北地区经济分化明显 陕西一枝独秀增速加快

记者了解到,2017年甘肃经济增速只有3.6%,在全国靠后,远低于7.5%的预期目标。同期,内蒙古经济增速只有4%,也与7.5%左右的目标差距较大。青海、宁夏的经济增速2017年也在放慢。

但是新疆2017年经济增速和上一年一样,均为7.6%。陕西2017年经济增速为8%,高于上一年7.6%的增速。

进入新常态,西北地区再靠能源、重化工业实现经济快速发展面临困难,寻找新的路径显得迫切。

中国区域经济学会秘书长陈耀指出,陕西、甘肃强化科技创新意义重大。在推进军民融合战略下,陕西军工科技的力量较强,加快军地之间的紧密合作,尤其是推动军工科技成果地方转化的进度,可以促进陕西经济增长。

他认为,一些军工创新设备等,如一些重点实验室也可向地方开放。

工业形势影响西北经济

根据各地两会以及统计局公布的数据,2017年西北经济增速出现了巨大的分化。

其中陕西经济在2017年加快增长,新疆与去年持平,宁夏、青海、甘肃、内蒙古则放慢(内蒙古西部位于西北地区,因此将其纳入比较),其中内蒙古和甘肃经济放慢明显,这主要与工业增速出现巨大变化有关。

陕西省统计局新闻发言人、总统计师张烨在1月2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,2017年陕西省经济增长8%,是2015年以来最好水平。这与陕西工业、服务业发展稳定,以及投资出口等加快有关。

据悉,2017年陕西能源工业增加值增长5.5%;高于上一年的-0.7%;非能源工业增长10.2%,低于上一年的13.1%增速。其中,2017年汽车制造业增长45.6%,较上年加快26.3个百分点;医药制造业增长13.7%,加快1.2个百分点;计算机、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增长13.6%。

陕西省决咨委委员、长安大学城市研究所所长王圣学指出,西北经济出现分化很正常。去年陕西煤炭行业形势好转、汽车制造工业拉动强,经济发展速度比较乐观。但是整个西北地区的经济总量一直在全国落后,人口规模小、自然环境差,产业结构属于资源开发、投资拉动型,受国际原材料市场波动影响很大。

西北大部分地区受环境、交通、产业结构、安全形势等各方面的影响,经济发展增速加快的压力较大。“现在主张‘不以GDP论英雄’,所以西北地区保持社会稳定、经济稳步发展更为现实。”王圣学说。

内蒙古、甘肃2017年的规模以上工业增速分别为3.1%、-1.7%,低于上一年的7.2%、6.2%增速。青海2017年规模以上工业增速为7%,也比上一年的7.5%要低。但是陕西和新疆的工业增速在加快。2017年陕西和新疆规模以上工业增速分别为8.2%、6.4%,分别高于上一年的6.9%、3.7%增速。

2018年西北地区降低经济增速目标的省份比较多。同时在促进经济稳定增长方面,更加强调开放和科技创新。

其中青海、宁夏、甘肃、新疆、内蒙古确定的2018年经济增速目标,分别为7%左右、7.5%左右、6%、7%左右、6.5%左右,相比上一年的7.5%左右、8%左右、7.5%、7%以上、7.5%左右,均有所下调。陕西省2018年经济增速目标与2017年一样,都是8%。

甘肃省长唐仁健在作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,甘肃下一步要进一步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,努力实现更高质量、更有效率、更加公平、更可持续的发展。但是他也指出,2018年生产总值增长6%左右,实际执行时只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,也可以低一些。

专家建议集中资源发展重点城市

2018年西北各省、区政府工作报告中,对于科技创新以及加快开放,有不少突出的内容。

甘肃省长唐仁健指出,下一步要尽快打通制约科技创新的堵点痛点。全面启动兰白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建设,加大创新政策先行先试力度。加快企业、高校重点实验室(技术研发中心)建设。加大科技资源开放共享力度。

他指出,建设一批与甘肃省产业发展紧密联系的新型孵化器,大力培育低成本、便利化、全要素、开放式众创空间,加快国家级和省级双创示范基地建设。

为此要加快开放,比如把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作为甘肃发展的最大机遇, 落实好渝桂黔陇四方合作共建中新南向通道框架协议,共同开展通道规划编制工作。提升中欧、中亚、南亚国际货运班列运营效益,争取开通兰州至巴基斯坦瓜达尔港公铁联运班列等。

西北师范大学地理与环境科学学院副院长白永平告诉记者,甘肃有很多优势,比如该地处于多个气候带地区,动植物资源多,药材品种多,应该以此优势发展生物医药产业,促进经济增长。

“像陇南地区一些当地特产已经在电商平台上对外销售,在医药产业方面,可以利用甘肃的优势来做大做强。”白永平说。

西北地区的优势还在于,去年西安到宝鸡、兰州到重庆的高铁和快速铁路通车后,西北已经打通了南下和向东的通道,有利于加快对外开放的步伐。

为此,新疆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,2018年要加快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,构建全方位开放格局,进一步规范和建好喀什、霍尔果斯经济开发区。统筹规划中欧(中亚)班列集结中心等建设,努力实现中欧(中亚)班列运营规模化常态化。积极参与中巴、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等。

陕西提出,要扎实推进创新型省份、西安市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、西安高新区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、西咸新区和杨凌“双创”示范基地等国家创新试点示范建设。加快推进西安国家航空产业基地等建设,建设一流国家军民融合创新示范区。努力把陕西打造成陆海内外联动的重要节点、东西双向互济的重要门户。

宁夏提出,要主动融入“一带一路”建设,最大限度用好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先行先试政策,营造国际化、法治化、便利化营商环境;发挥中阿博览会平台作用,推进陆上、空中、网上开放通道建设,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支点,构建多层次、宽领域、全方位开放发展新格局。

陕西省决咨委委员、长安大学城市研究所所长王圣学指出, 西部各省区地方政府也在积极思考如何融入到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中,寻求自身发展机会。但是西部地区存在的问题是,开放区位优势有,但本身条件所限,缺乏拳头产品。

“下一步西部各地首先需要握紧拳头,把有限的资源、资金集中起来,支持能够支撑经济的若干大中城市,集中式推进城市化,建立若干个增长点,利用国家战略机遇,寻求自身发展机会。”王圣学说。

本文来源:网络 打印全文 责任编辑:zs40211
产业园区选址服务平台
推荐视频
官方微信
招商选址 一扫而知
意见反馈
互动中心
电话咨询
400-168-6016

客服咨询

  • 税收优惠政策
  • 土地厂房咨询
  • 资金扶持咨询
  • 其他相关咨询